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九天荡魔祖师_九天荡魔祖师小说

九天荡魔祖师

我记得诸葛青云的代表作《紫电青霜》有个姐妹篇《天心七剑荡群魔》,为啥找不到?

  • 问题补充:奇怪的是诸葛青云别的书都能找到,就这本为啥哪都没有?
  • 我们国内出版的紫电青霜已经包含天心七剑荡群魔 诸葛青云本名张建新,民国十八年生,山西解县人,台北行政专科学校毕业,曾任总统府第一科科员,在台湾早期的武侠小说界,与古龙、司马翎、卧龙生并称台湾武侠四大家。1958底,张氏偶见卧龙生成名甚易,不禁技痒;遂取“诸葛青云”为笔名,撰写武侠处女作《墨剑双英》,祖述《蜀山》至宝紫青双剑封存之遗事,交由春秋出版社印行。盖有以“青云直上”之诸葛压倒“卧龙复生”之志,令人莞尔。 但不知何故,《墨剑双英》只出了三集未完,他即应《自立晚报》之邀,连载发表《紫电青霜》(1959年)、《天心七剑》(1960年)姐妹作,以“武林十三奇”名震江湖!而书中武功最高的诸、葛双仙,分明是青云自况,可见其目无余子之一斑。后来诸葛与卧龙齐名,以诗言志,曾有“各以声华惊海宇”名句,其小说亦风靡一时。 诸葛青云以《紫电青霜》成名,旋辞去公职,专事武侠创作。其早期诸作如《一剑光寒十四州》(1960年)、《折剑为盟》(1961年)、《铁剑朱痕》(1961年)及《霹雳蔷薇》(1962年)等书,皆属佳构。尤以《夺魂旗》(1962年)套用朱贞木《罗刹夫人》故事布局,也弄出五个真假“夺魂旗”(此旗既是兵器亦为人物绰号),更富奇趣。卒能后来居上,成为诸葛青云最知名的武侠小说。1988年由金兰出版社出版最后一部作品《傲笑江湖》(续写金庸之《笑傲江湖》)。 诸葛青云前后共写下60余部作品,时至今日,这些波澜壮阔、气韵生动的作品,仍是台湾及海外华文世界争相传阅的读物,果真应验了作家以不老神仙与冷云仙子的自况,可谓青云不老,常读常新
  • 梦三国2九天封魔高级兑换能换多少凤血石

  • 问题补充:梦三国2九天封魔高级兑换能换多少凤血石
  • 这两个任务可以做的,任务完成后还有任务会奖励封魔石的
  • 耽美小说《魔道祖师》,蓝忘机为什么不喜欢魏无羡说谢谢二字?

  • 问题补充:耽美小说《魔道祖师》,蓝忘机为什么不喜欢魏无羡说谢谢二字?
  • 羡羡曾经为了报恩把金丹给了江澄,又因为温宁对他有恩,大闹穷奇道。在血洗不夜天的时候汪叽为羡羡做了很多事,然后汪叽也并不知道羡羡失去了那部分记忆,汪叽以为羡羡回应他的感情是为了报恩,所以汪叽格外讨厌羡羡说谢谢~
  • 求《魔道祖师》《地狱公寓》全文txt。

  • 问题补充:求《魔道祖师》《地狱公寓》全文txt。
  • 附件只能上传一个,剩下的一本已用网盘分享给你地狱公寓.txt大小:4.99M 已经过百度安全检测,放心点击量:0
  • 魔道祖师111生命大和谐的部分,跪求啊

  • 问题补充:魔道祖师111生命大和谐的部分,跪求啊
  • ☆、第111章 忘羡第二十三魏无羡和蓝忘机奔出好远也没见旁人追上来,终于确定蓝启仁一众没心思理会他们了。 魏无羡骑在小苹果背上,道:“反正那边也没什么非咱们俩出场不可的事情了,就这样吧。” 回首望了一眼,蓝忘机点点头,将小苹果的绳子收了收,牵着继续走。 各人的事,只有各人自己能解决。即便是亲兄弟如蓝曦臣,现在的蓝忘机也无法对他起到什么帮助作用。安慰是无力的,什么都是徒劳的。 魏无羡默默凝视了一阵手里的陈情,再次把它插回腰间。 方才他们走的时候,魏无羡回头看了看温宁。 温宁冲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意思非常清楚,不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了。这是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温宁不跟他一路,有了自己的决定。魏无羡猜,他大概是有了自己想做的事了。 这也正是他一直以来的期望。温宁毕竟并非真的是他的仆人,总有一天会有自己的路,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天,又让人有些伤感。 现在陪在他身边的,只有蓝忘机一个人了。 何其有幸,他想要的那个陪着自己的那个人,也只有蓝忘机。 魏无羡拍拍小苹果的臀部。它身上的褡裢里硬邦邦、鼓囊囊的,装满了苹果,大约是蓝家的小辈们给它准备的吃食。魏无羡从里面摸出个苹果,送到自己嘴边,盯着蓝忘机俊秀的侧颜,咔擦啃了一口,异常清脆。 小苹果见自己的苹果被人无耻偷吃,气得鼻孔喷张,直摔蹄子。魏无羡没空理会它,又是几巴掌拍上去,把没吃完的苹果往它嘴里一塞,忽然道:“蓝湛?” 听他语气有异,蓝忘机转目望他。魏无羡伸出右手,抬起他的下颔,俯身把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 过了很久,魏无羡才和他分开一点点,睫毛挨擦着他的睫毛,低声道:“怎么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你干嘛不问我为什么忽然这样?” 蓝忘机:“……” 魏无羡道:“要我一个人唱独角戏吗。” 魏无羡习以为常地道:“好吧,那我自己说下去了。我刚才就想这样做了。你……” 话音未落,蓝忘机忽然反手搂住他的脖子,动作粗鲁把魏无羡的头压了下来,两人重新亲在了一处。 驮着魏无羡的小苹果受惊了,连嚼苹果的嘴巴都凝固了,安静如一头木驴。 弃小苹果于原地不顾,两人磕磕绊绊缠到了一片灌木丛后,魏无羡猛地把蓝忘机推倒在草地上。 骤雨初歇的草丛中尚有雨露未歇,沾湿了蓝忘机的白衣,不过这白衣很快就被魏无羡扒下来了。他轻声道:“别动。” 魏无羡的颈项、唇齿之间,都是清新的青草气息。蓝忘机身上则是冷淡的檀香。他跪在蓝忘机双腿中间,从蓝忘机的额头一路吻下去。 眉心,鼻尖,面颊,嘴唇,下颌。 喉结,锁骨,心口。 沿路起伏,虔诚无比。 亲到紧实的小腹,继续往下时,从他肩头滑落的碎发,以及细碎的呼吸在这一带危险的部位摩挲 撩拨,蓝忘机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伸手去扳他的肩膀。魏无羡抓住他的手腕,道:”别动啊,我说了,我来。” 他扯下发带,把已经有些散乱的长发重新扎起,低下头去。蓝忘机觉察到他想干什么,神色微乱,低声道:”不要。” 魏无羡道:”要。便把蓝忘机轻轻含了进去。 在牙齿不咬到蓝忘机的前提下,小心地把对方的事物含进口里,尽可能探地往里吞,一直抵到喉咙,微觉难受。蓝忘机立刻发觉他的不适,担心他勉强自己,要去推他,道:”不要了。” 魏无羡推开他的手,开始缓慢地吞吐起来。 蓝忘机道:“你……” 很快他就说不出话了。 魏无羡自小看过的春宫小人书加起来可以占满姑苏蓝氏藏书阁的间藏书室了,他又是个十分聪明的人,依照所见所学,唇舌并用,细心伺弄口中滚烫硬挺的事物。身体最敏感的部位被吞进温暖濡湿的口腔,被旁人如此卖力对待,蓝忘机光是要控制住自己不做出某些可怕的暴行,就已经是种苦苦的折磨。 魏无羡感觉他呼吸越来越急促,抓着自己肩头的手指也越收越紧,加快速度,等他脖子和面颊都开始发酸的时候,终于感觉股热液注入了喉咙。 液体滚烫粘稠,满是浓郁的麝香味,忽然打在他喉壁之上,让魏无羡狠狠呛了下,互即把口中含着的长物吐了出来,一阵咳嗽。蓝忘机拍着他的背,竞有些手足无措地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魏无羡捂着嘴,摇了摇头。过了阵,拿开手,对蓝忘机吐了吐舌头,张嘴给他看,道:”吞下 去了。” 他舌尖鲜红,嘴唇嫣红,嘴角边哺着点自浊和许多笑意。蓝忘机怔怔看着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最禁欲不过的仙门名士,平日的冷淡端方此时此刻尽皆被打碎,眼角眉梢都泛着轻浅桃色,平添几分艳丽,好像刚刚被人狠狠欺负了一通。见他这副模样,魏无羡心中喜欢的不行,光着膀子搂过他的肩,亲亲他的嘴角,又亲亲他的眼皮,道:”乖,别吓着了。下次给你吃我的,也要表现这么好,知道不?” 他唇边沾着蓝忘机的自浊,这么亲,蓝忘机的嘴角也沾上了,加土他有点呆呆的神情,瞧来十分惹人爱怜。魏无羡又亲了他下,道:”蓝湛,我喜欢死你了。” 蓝忘机缓缓望向他。 不知是不是错觉,魏无羡觉得他眼睛里似乎有了层血丝。 魏无羡并未觉察他这眼神中强行隐忍着、就快隐忍不住的意味,还以为他没弄够,接着道:”我们今后一直这样好不好?” 突然,蓝忘机反身扑上,把他压在草地里。 两人瞬间颠倒了体位。感觉蓝忘机又开始在自己身上咬来咬去,魏无羡笑着去推他的头,道:“你用不着这么急啊,我说了下次你可以再……” 他忽然觉得下身痛,“啊”了声,微微蹙眉道:“蓝湛,你把什么东西放进来了?” 他感觉得出来那是根修长的手指,问只是随口问问,下意识并拢双腿,可从身下传来的异物感 更强烈了。因为第二根手指也钻进去了。 魏无羡看过的春宫虽多,却没怎么看过龙阳方面的,他从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这方面的兴趣,也 无意去猎那个奇,因此他理所当然地觉得男子之间的情事就那样了,亲亲搂搂,最多用用嘴和手, 并未探究。此时被蓝忘机按在地上,一点点地塞人手指扩张,这才隐约觉察好像不是这么回事。轻 微的疼痛之余,还有一丝惊讶,一丝好笑。 而加到第三根手指时,魏无羡终于笑不出来了。 他已经觉得涨得难受,可三根手指和他刚才吞过的那东西尺寸还相差甚远。他道:”蓝湛,蓝湛,那个,你,你待静下,这样真的可以吗,你确定你没弄错?是用这里?我觉得有点不……” 可是,蓝忘机好像已经听不进他说的话了,粗鲁地堵住他的嘴,身体一沉,把自己送了进去。 魏无羡双眼骤然大睁,双腿猛地屈起。 两人身体紧紧相贴,都是胸如擂鼓,气息紊乱。 蓝忘机沙哑着声音道:”……对不起……我忍不了了。” 看他两眼发红,憋得辛苦,魏无羡知道这都是自己撩的,咬牙道:“忍不了就别忍……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也是病急乱投医,魏无羡居然来问他。蓝忘机道:“……放松。” 魏无羡喃喃道:”好,放松,放松……” 他稍稍放松点,蓝忘机便试着继续往里推进,魏无羡立即不由自主绷紧了臀部和腹部的肌肉。 蓝忘机道:“……很疼吗?” 魏无羡搂着他,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打哆嗦,含泪道:”疼啊,我是第一次,当然疼。” 说完这句,他感觉体内的蓝忘机更硬了。 柔软脆弱的内脏被不属于自己的硬物强行插入戳弄,什么滋味可想而知。可是想到,因为他这么简单一句话,蓝忘机就会有反应,魏无羡又噗的声笑了出来。 同为男子,他知道蓝忘机现在卡着有多难受,可他还是控制着自己,没强行劈进。魏无羡心中一阵柔软,主动勾着他的脖子拉下来,在他耳边道:“蓝湛,好蓝湛,二哥哥,我告诉你怎么办,你快亲我,你亲我我就不疼了……” 蓝忘机白皙的耳垂染上嫣红之色。 他艰难地道:“……别,别这么叫了。” 魏无羡听他还口吃了下,大笑道:”不喜欢呀,那我换别的叫法。忘机弟弟,湛儿,含光,你 喜欢哪……啊啊啊呜呜!” 蓝忘机咬着他的嘴唇,下身一送到底。 魏无羡所有的喊叫都被他封在喉咙里,紧紧攀着他的肩,眉头紧壁,眼角沁出了泪珠,双腿僵硬地圈住他的腰,一动也不敢动。蓝忘机这才稍稍清醒,吸了几口气,道:“对不起。” 魏无羡摇摇头,勉强笑道:“你说过的。你我之间,永远不必说这个。” 蓝忘机小心翼翼地去吻他,动作略显笨拙。魏无羡眯起眼睛,张开嘴让他深入,勾起舌尖缠绵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地瞥见了蓝忘机锁骨之下的那个烙印。 他把手放上去,覆盖了那个伤痕,道:“蓝湛,你告诉我,这个是不是也和我有关?” 沉默片刻,蓝忘机道:“没什么。当时我喝多了。” 把血洗不夜天的魏无羡送回乱葬岗之后,等待着他的就是三年禁闭。闭关期满,出来之后听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夷陵老祖终于身死魂消。 在整座山上漫山遍野地找了好些天,除了从被大火烧了一半的树洞里捞出一个高烧昏迷、奄奄一息的温苑,什么也找不到。哪怕是一块骨头,一片碎肉,一缕虚弱的残魂。 在回云深不知处的途中,蓝忘机在姑苏的彩衣镇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这是他买回去的第一壶,也是他唯一喝下去的一壶。 酒很香,很醇,也很辣。大概能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喜欢。 喝他喝过的酒。 受他受过的伤。 酒醒之后的蓝忘机没有记忆,但是胸口已经多了一个和当年魏无羡在屠戮玄武洞底留下的那个烙印一样的伤痕。存放岐山温氏收缴物的仓库也被人砸开了。所有的门生看着他的眼神都很惊慌,很震惊。 蓝启仁看起来很难过,也很生气,在蓝曦臣的劝阻之下,最终还是没有再责骂他。三年之中,无论是责骂还是惩罚,已经够多了。 他叹着气,没有再反对蓝忘机把温苑留下来的决定。 到如今,这伤口已经结痂十三年了。 蓝忘机开始抽送起来,魏无羡则紧闭着眼,咬着牙,嘶嘶抽气,随蓝忘机的动作调整自己的呼吸。 等到稍稍适应了入侵的异物之后,魏无羡无意间扭了扭腰。一阵突如其来的酥麻酥遍下体,顺着脊柱爬上全身。 魏无羡一下子发现了该如何在这种位置下得趣了。 他双手插进蓝忘机被汗水打湿的长发里,挺着那条抹额,笑了笑,软着嗓子道:“……舒服吗?我里面。” 蓝忘机咬住他下唇,用更强悍的进攻回答他这个问题。 魏无羡被肏得汗流浃背,浑身上下都水光淋淋的,嘴里还在气喘吁吁地胡说八道:“蓝湛……你完了。咱们三拜还差最后一拜,还没成亲呢,没成亲就做这种事,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被你叔父知道要把你浸猪笼的。” 蓝忘机几乎是恶狠狠地道:“……早完了” 伴随着一记猛顶,魏无羡又是难受又是痛快地仰起了头,露出毫无防备的喉咙,蓝忘机一口咬了上去。 过于强烈的快感让魏无羡短暂地失神了片刻,迷迷糊糊一阵,心头的第一个想法:“……不敢相信,我他妈为什么没有十五岁就跟蓝湛干这种事。日子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蓝忘机于此道上是实干派,不匿如何调情,话少力多。魏无羡迷糊了会儿,清醒过来,便开始滔滔不绝地在他耳边说污言秽语:“蓝二公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你要是早喜欢我,你 为什么不早早地把我给办了?你们家云深不知处后山就是个不错的地点啊,趁我溜出去野落单的时候,绑起来拖走,像现在这样压在草地上爱怎么干怎么干……啊……轻点,我是第一次,对我好点…… “说到哪了?继续。你力气这么大,我肯定没办法反抗,我要是叫你可以禁言我。或者你们家藏书阁也不错,一地乱七八糟的书卷里,咱们可以买几本龙阳春宫目来对照着学,什么姿势都行……哥!哥!二哥哥!饶命!饶命,饶了我吧,好好好我不说了,你厉害,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啊,别这样……” 蓝忘机根本经不起他在这个时候的撩拨,方才那十几下顶得魏无羡整个人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被搅乱了,好声好气讨饶,蓝忘机反而变本加厉。魏无羡被他压了小半个时辰,一直都没换姿势,腰臀都被撞麻了,麻劲过后便是又痛又痒,如千万虫蚁骨髓里咬噬。 终于尝到自己种下的恶果,魏无羡一边讨好地亲他,一边毫无尊严地道:“二哥哥,你行行好,留我条命在,咱们来日方长,下次继续,吊起来继续行不行?今天饶了我这个雏儿吧。含光君威武,夷陵老祖输了输了,一败涂地,来日再战!” 蓝忘机额头有微微的青筋突起,一字一句,艰难无比地道:“……真想停下来的话……你就……闭嘴别说话了……” 魏无羡道:“可是我长着一张嘴我就是要说话的呀!蓝湛,之前我说,要和你天天上床那句话,你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 蓝忘机道:“不可以。” 魏无羡心碎道:“你怎么能这样。你之前都没拒绝过我什么的。” 蓝忘机微微一笑,道:“不可以。” 看到他这样的笑容,魏无羡的眼睛瞬间又亮了,一阵飘飘欲仙,不知身在何处。 可是,他立刻被与这春风化雨般的笑容格格不入的动作逼得眼角飙泪,双手抓着草地声嘶力竭道:“那四天,改成四天上一次行不行,四天不行三天也成!!!” 最后,蓝忘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地下了结论:“天天就是天天。”(这个嘛0 0
  • 类似《仙缘》 《魔道祖师》《神木挠不尽》的耽美文。

  • 问题补充:类似《仙缘》 《魔道祖师》《神木挠不尽》的耽美文。
  • 仙宫之主逆袭[重生]作者:衣落成火文案:禹天泽上辈子是蠢死的,所以他决定这辈子聪明一点。重生复仇文,武力值爆表但情商低的受和凡人奋斗模式且同样情商低的攻。作者很纠结他们要如何谈恋爱。内中有白莲花师尊以及白莲花的渣攻出没。牧攻有系统,但不是游戏系统也没有人工智能。主受文,因为隔壁修仙持续更新中,所以这文我尽量保持隔日更,非日更文大家注意哟~等级:炼气、筑基、结丹、元婴、化神、炼虚、合体、大乘、渡劫、飞仙。PS:1,修真背景的复仇+恋爱文。1对1,轻松无虐。注意,修真是背景,跟修仙那文属于不同次元,别把那边的设定带到这边哟~2,如果大家喜欢这篇文,请不要太冷漠,多少回应一下我,能打字的能多给我点评论就多给点吧~爱这个玩意儿,需要读者和作者的共同呵护。另外拜托大家帮我抓虫啦,我好在自己存的TXT里改掉,方便以后出定制……因为自己看不管多么仔细都会灯下黑嘛。当然我自己出定制前也会重看的,只是双重保险而已……3,所有玄而又玄的东西都是扯淡的,绝壁不科学,所以请不要用科学去解释它。除非前后矛盾,否则那也就是个设定而已。内容标签:修真 情有独钟 重生 灵魂转换搜索关键字:主角:禹天泽;牧子润 ┃ 配角:明鸢;陈一恒 ┃ 其它:复仇,1VS1,白莲花,系统,重生。《药仙》 作者:静舟小妖 一句话轻松简介:这是永远长不大的古玉书,左手拿着一尊丹炉,右手捏着一片薄玉,头顶上顶着个吃货傲娇的胖娃娃,闯荡修仙界,救他家美人祖宗的故事……  【ORZ信息量很大,请掰碎了再吞。】  啰嗦的简介:  古玉书从小便被母亲耳提面命要重整古家家业,再加上他的灵根很是一般,便接下了古家那日益衰落的药材生意。  可不成想,他兢兢业业百年将古家再次推回玄土四大世家后,却被修成金丹的大哥轻松斩杀当场,灭了他古氏族满门,堂而皇之夺了家业。  这一次,重活一回,古玉书发誓,仇要报!家要守!这仙路更是要修!  于是,他伸出瘦弱的小手,推开古家禁地的大门,拿起了那受到古家千年供奉的丹炉和异火,开启了药仙修仙路……的资料片。  注: 【古玉书 VS 古寰宇】  【童子鸡 VS 小豆芽】  【冷漠腹黑VS脑残精分】  【伪·祖孙】  【1V1】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强强 异世大陆  搜索关键字:主角:古玉书
  • 类似神木挠不尽,魔道祖师的玄幻耽美小说

  • 问题补充:类似神木挠不尽,魔道祖师的玄幻耽美小说
  • 这是修仙的吧!(^.^)衣落成火的不错《穿越之修仙》《我有药啊(未完)》《仙宫之主逆袭》《穿越魔皇武尊》《一定是我破碎虚空的方式不对》
  •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