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告诉你些不知道的事情

打翻的五味瓶_天落客

  这个月初,因工作关系,调整到机关上班了。这个在别人看来有前途,也非常值得庆祝的事,对我而言,却不像是好事。几天了,心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就像吃了盐巴一样沉重而带苦。不是因为机关加班熬夜多,而是因为养在老单位里的那群天落鸟没地方安置了。说实话,凭着个人在工作中对同事们工作上的热情、日常生活中的为人,请同事帮忙养着,应该没问题。可如今,碰到了禽流感,再铁的感情我也不好意思把代养的事说出口,不想不愿也不敢用禽流感来测试感情钢铁程度,哪怕本省内还没有病例。自己喜欢鸽子,不怕禽流感,就是惹上了也是自己快乐的痛苦,该自己快乐的承担,但同事可不一样,不能把自己的快乐寄托在别人的恐慌中,自己没必要去挑战别人那根本来就绷得很紧的神经。想想心里还是虚虚的。
  回到家里,把消息告诉了老婆,看到我郁闷的脸,她也没多说,就丢了几句。进机关是好事,鸽子以后可以再养。家人健康才是第一。话虽不长,但句句切中要害,。是啊,为了家人的健康,要我命都可以。但如今,这该死的禽流感让人无法适从啊,普通民众还是会担心。思前想后,断端把我那原本打着家里阳台的主意给扯了。鸽子处理掉吧,太可惜,那可就像割肉啊,就是要命。虽说种鸽都是天落,可那都是一个个送别人肉车里挑回来的;春节后,出的十几个小鸽子,不论品种如何,可都是毛绒绒的生命,也是自己一粒粒鸽粮喂起来的。感情在里头。不处理没地方养,又该何去何从啊。
  郁闷!这心情,就像五味瓶。

分享到:更多 ()